字号:

麦德三世讲魔兽:夏至之日 维纶离开后的阿古斯!

时间:2017-06-18 16:39 作者:麦德三世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麦德三世讲魔兽:夏至之日 维纶离开之后的阿古斯!一起来看下吧!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在这广袤无垠的宇宙中,我们艾瑞达一族是否果真是孤独的存在?……”

透过学院广场上的全息影像,基尔加丹的发布会转播开始了。全学院的师生聚集在广场之上,等待他说出那历史性的宣言。尽管发布会的内容在此前原则上是保密的,但阿古斯的人民早已在窃窃私语之中隐喻猜到了三人执政团会在今天宣布什么样的消息。而这简单而直接的开场白,几乎等同于已经确认了那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人们情绪已经被提前调动起来,透过艾瑞达的心灵链接,温暖而又喜悦的心情开始在人群间共鸣和升华。

“……就在不久之前,我们得到了来自天外的、确切的联络……而这一事实……”

然而就在万人空巷之际,一名少年却仍在学院的设施中逗留——他并不是唯一的一个,不仅仅是在这所学院中,阿古斯全境各地都有不少人和他一样在暗地里实行着某个计划,而它就快要完成了。时机真的是太好了,但在这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院长阿克蒙德已经离开了学院前往发布会的现场(毕竟,他也是发布会的主持者之一),而在全员都集中在广场上狂欢的这一天,这所封闭式学院中原本无处不在的眼线已经形同虚设——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知道他们必须调动起人民的情绪,因此不可能在这个关口采取暴力手段。

在这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前往这个古老世界的最高峰……

这是少年的父亲托人传达给他的话。今天,他们的耐心和隐忍终于有了成果,一切都如计划一般进展:大部分的“保护对象”——包括奥萨尔和阿米尔大师在内——都已经成功脱离了学院,并分别前往了接头地点。接下去,就剩下他自己了。

他自己,以及在这段日子里陪伴在他身边的,他父亲最信任的副官:塔加斯。他们这场大胆的“越狱”计划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全凭塔加斯周密的策划和协调,少年着实感激这位副官对自己父亲那无与伦比的忠诚。

现在,塔加斯和少年正站在一座空旷的教室之中,最后的联络人已经离开了,四周空无一人。

少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环顾了一眼周围的,并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一生中最后一次看到这些熟悉的教学设施了。玛凯雷的唤醒者奥术学院是全阿古斯门槛最高的学院,学院对学者们所施加的压力也非常之大,甚至对所有学员不分年龄地给予了极高的要求。即使身为阿古斯领袖之子,少年自身也并未曾在学院中获得太多的照顾。才进入这所学院不久,他就已经深感求学之路充满了荆棘,难以想象那些在这所学院内度过了一生的唤醒者们是抱着怎样的热情坚持下来的,但一想到今后就要就此离开,便总有些恋恋不舍。

身旁的塔加斯似乎察觉了少年心中这些许的惆怅:“你会想念这里的吧?”

“嗯。”

塔加斯温和地笑了笑,对着少年身后的讲台招了招手。

“为了今天,我给你准备了一场特别的毕业典礼”。

在少年错愕之下,原本空无一人的讲台上出现了空气的波动,一位艾瑞达的身形从中显现。

“愚蠢的幼崽,才修了个位数的学分就想毕业?”

少年看清了他的面容,心中咯噔一下,那是大唤醒者贾拉姆,阿克蒙德的首席弟子。

他落入了陷阱吗?少年怎么都想不明白,塔加斯一直看起来是如此的忠诚,如果他是卧底,那又缘何帮助了那么多人逃离学院呢?

贾拉姆一言不发地向着他丢来一根学徒用的法杖,然后拿着自己的法杖摆开了架势。

“你面对的是贾拉姆,玛凯雷奥术学院的大唤醒者!”他说完这些,便不再继续开口。

看着那法杖,少年想起了学院中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学院中的唤醒者需要挑战并击败至少一名大唤醒者才能拿到正式的学位,这也是学院每年颁发学位数量如此之少的一大原因……

少年看向塔加斯,后者退开到了一边,脸上的表情让他捉摸不透……

少年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在这里退缩根本无济于事,原本身为魔道新人的他无论如何都不是大唤醒者的对手,但他决不能在这里停止,父亲正在山中等待着他,尽管长久没能见面,但通过他们心灵的链接,父亲的存在一直和他在进行着无声的交流,对他进行着指引。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少年感到自己内心的光芒膨胀了开来,不,那并不只是他自己的感觉,那光芒是如此的实在,赐予了他前所未有的力量和勇气。即使整个阿古斯挡在他的面前,也无法阻止他回到父亲的身边。

少年拾起法杖,向着大唤醒者发起了冲锋……

下一瞬间,少年心中的光芒崩塌了。

紧接着,猛烈的雷击命中了他的身体,他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

窗外,是人们的欢呼声,以及基尔加丹最后的陈词:

“……我在此邀请阿古斯的全体人民,与我们一同赞颂这位来自天外的恩主,萨格拉斯……与我们一同踏入星辰之中,将全宇宙的文明团结在一起……”

……少年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但醒来后他仍然怀疑自己在做梦。他发觉自己的四肢被镣铐紧紧地禁锢着,但更他让惊恐的是另一个事实:

他无法感应到自己内心的光芒,也无法再感受到父亲的存在。他无法描述这种异样的感觉,如此地空虚和冷寂,似乎从某种出生起便是他一部分的东西,被硬生生地从他身上切离了。

眼前是一个熟悉的人影——尽管那面容和皮肤早已变得扭曲,身体上长出了病态的骨刺和增生,双眼之中闪耀着诡异的绿色火焰,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但少年认得他,那正是塔加斯。

“叛徒,你对我做了什么?!”少年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塔加斯。

“这不是非常明显吗?我把你关了起来。”塔加斯隆隆地笑道,那笑声带着扭曲灵魂的力量直直地钻进了少年的大脑,令他痛苦不堪,“不,我知道你想要问的是什么……”

“答案是,没有。我还没有对你做什么,到现在这一刻还没有……”塔加斯凑近过来,抬起少年的脑袋,

“是他干的,维伦抛弃了你,他抛弃了所有人,你可以感觉到,不是吗?”

是的,少年可以感觉得到,确切地说是感觉不到——父亲已经离开了。他不在玛凯雷,甚至不在阿古斯,他已经离开了这个星球。而艾瑞达一族那曾经充满光明的温暖的心灵链接,也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丑恶而病态的东西……

在这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前往这个古老世界的最高峰……

啊,那一天已经过去了吗……

自己被留了下来,但少年知道,父亲一定是等到了最后。并在那最后,为了保全逃亡者的性命才选择了离开。这一切,都只怪眼前这个叛徒。

然而这个叛徒,非但没有半点歉疚之心,却反而仍在兀自翻弄着他那令人恶心的唇舌:

“他用谎言和虚假的幻象蛊惑我们的人民,妄图令艾瑞达一族沉沦,令我们远离这份应得的荣光,只因为那威胁到了他的地位。他的背叛甚至伤透了基尔加丹的心!”

“事到如今还想要颠倒是非吗?你这丑陋的模样已经证明了一切:你们所投靠的‘恩主’,才是那个满口谎言的阴谋家,而你们则是明知道这一点却仍选择将阿古斯出卖给他的叛徒。一切都正如父亲所预言的那样!”

“啊,多么伟大的预言家啊,那么,他的预言,可有救到了你吗?”塔加斯彻底抛却了话语中伪装的温柔,显露出他那对维伦那无比的憎恨,“什么样的伟人,会抛弃他的妻儿,抛弃他的人民,甚至抛弃他的星球?!”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的背叛!”他刚才提到了妻儿,也就是说,连自己的母亲也……少年再也无法抑制内心对这位副官的愤恨。

“我扣下你们是为了给他一个留下的理由!”塔加斯疯狂地嚎叫道,他几乎都要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了。“但他却辜负了所有的一切!”

在结束了他歇斯底里的嘶吼之后,塔加斯的脸上恢复了最初那狰狞的笑容:“基尔加丹会很高兴知道你还活着的,他对你可是有着一个令人期待的‘计划’。”

“我们会找到他的,即使要花上一千年。”

在少年的惨叫声中,塔加斯掰开他的手掌,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折断……

而那,只是无穷无尽的折磨的开始。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专区_《魔兽世界》】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